Month: August 2012

9) Friend – Pyrite / 朋友(9) – 黄铁矿

Posted on Updated on


太太买给我的这块小矿石摆在桌上已有好几年。华人相信这种黄铁矿能带给人财运,至今,我还怀疑。

My wife gave me a piece of Pyrite and it was lying on my table for several years. Some believe that Pyrite can bring wealth, but I am sceptical about the effects it can convey.

这小矿石酷似黄金,但与黄金的身价却天渊之别。

This Ore resembles gold, but in contrast with gold, it worth a world of difference.

无疑的,在众多的矿石中它是一个小人物;一两的山寨版黄金。

Undoubtedly, in the giant colliery, it is a little guy;an ounce of countefeit gold.

但如果你细细把它放大看,里头的景观有如外太空星球的表面,它本身组成的立方体层层叠叠,充满艺术感,就好比展览馆里的艺术品。

But under the magnifying glass, the landscape of this little guy resembles the outer space, the planet’s surface.  The cube itself is a composition of layers of nature’s art works resurfacing in an exhibition hall.

 

这些纹路有致的小立方体,每一个代表人生的转折,一个转折将会影响下一个位置。而这些弯曲转折的山路,不就是它把故事凑起来的小镜头吗?

The lines caustic by the little small cubes, each and every pieces representing a turning point in life; a turning point affecting the next position. Just like the curvy turning point of a mountain, pooling the little shot of our own story.

8) Friend – Freedom / 朋友(8) – 自由

Posted on Updated on


露台外又多了一位小不点,外貌平凡,身材普通。

There is a little plant growing outside the terrace, simple looking and ordinary.

它又是太太在外头采香而来,看着七里香(Murraya)伸展双臂,象似一个小孩要求母亲的拥抱,在太阳温煦的手掌里微笑。

It is my wife’s latest seed picking collection from the park outside, looking at the Murraya, it’s stretching it’s arms like a child, awaiting from the embrace of its mother, smiling in the sun’s warmth palm.

朋友,你看到吗?它叫“自由”。

Do you see its freedom…friends?

它有肥沃的泥土,它有充足的水分,它有无忧的童真。

It has fertile soil, it has plenty of moisture, it has carefree innocence.

嬉戏就是它的玩具,哭闹就是它的手脚,它有跌倒的权力,它有伤心的自由。

我不打算给它特别的呵护,只让它拥有一双自由的翅膀,这样它的童年才有意义。

No toys required, it has the freedom of a bawl.  It has the right of its fall. Liberty to its own poignancy.

No intention to provide it with special care, as it was given the wings of freedom, to make its childhood significant.

7) Friend – colour / 朋友 (7) – 色彩

Posted on Updated on


你可以在色彩的世界里找到朋友。大自然赐与你无数的调色板让你无止境发挥。

如果你喜欢蓝,去找海洋,接触和平的使者。

If you like blue, get to the sea, contact with the angels of peace.

如果你喜欢红,去一下秋天,那枫叶红得令人迷醉。

If you like red, go look for Autumn, that Maple Leaf is so ravishing red.

如果你喜欢绿,只需要打开窗户或走出门外,一片绿油油的草地等着你。

if you like green,just open the windows or go out of the door,  lush grass is waiting for you.

就算你喜欢黑也没错,来到原始的宇宙,黑是如此高尚与神秘。

Even if you like black is also true to the original universe, black is so noble and mysterious.

所以朋友,你的名字叫‘色彩’。

你有无数追随者,伤心的画家与开心的气球。

在缤纷的世界里你静静的喝彩,在喧闹的世界里你保持沉默。

你有你缤纷的春天,你有你白皚嵦的雪。

6) Friend – shadow / 朋友(6) – 影子

Posted on Updated on


我们的影子跟随我们一生,从呱呱落地到安静入土。

当我们以匆忙的脚步穿梭短暂的人间,你可曾留意脚下的影子?

你走到哪儿,它去到哪儿,形影相随,陪你一生。

The shadows follow me, and the night won’t set me free.
But I don’t let the evening get me down,
Now that you’re around me.

别让心灵的黑影囚禁你,别让黑夜无情击垮你。

去找个朋友吧!

去外头结识朋友也好或去欣赏一朵小花也好,让这些朋友为你散发芬芳,排忧解难。

别把自己困在屋子里,别把自己藏在阴暗的角落。

因为你脚下的影子,你走到哪儿,它去到哪儿,形影相随,陪你一生。

But I don’t let the evening get me down
Now that you’re around me.

所以,朋友去找个朋友吧!

9) The tale of a kid (1) – The invisible rider

Posted on Updated on


小孩(1)- 隐形摩哆车骑士

小娟到了这个年龄还记得小四那年发生的事情。

记得那年她去上课读书,妈妈陪她上学,当时它们一起走在路上,接着她的脚就被一辆摩哆车碾过,脚没痛但感觉麻麻的。

过后她呆在那儿,妈妈看她没跟上,转过头问她什么事情?

小娟说:“刚才有一辆摩多车走过我的脚,上面没有人的?”

妈妈说:“小孩子不懂事,不要乱讲话!”跟着拉着她的小手上学去。

到了课室,妈妈回了家,小娟感觉越来越害怕,不禁哭了起来!老师不明所以,问小娟到底发生什么事?不问还好,结果反而越问小娟哭得越大声。

这时,一个人走进课室里,她是妈妈!妈妈这时奇迹般地出现眼前!

妈妈见到小娟哭得那么可怜,问她也问不出什么原因,也只好要求老师把小娟带回家。

小娟回到家,哭算是停止了。但她一直投诉脚麻麻没有感觉,而且身体开始发烧。妈妈检查她的脚没什么不妥,然后给她吃一些退烧药,但是没有效,结果只好带她去看医生。

医生看了看,也检查不出什么原因,只是说:“小孩子比较脆弱,容易受到惊吓,吃过我给的退烧药应该没有会没事了!只不过。。。。。”

医生看一看小娟的脚背:“这里有点奇怪?”

“脚?什么事情?”妈妈不明白。

“你看这里!”医生指着小娟的脚背。

“这里好象有一道深红色的线。”医生解释。

小娟妈妈仔细看了看,真的有一道大约两寸宽,比皮肤深一点的红线带从脚趾头到脚背,如果不特别留意是不容易察觉到的。

医生问小娟妈妈:“她最近有没有跌倒或撞到什么东西?”

小娟妈妈想了想说:“有!她说她被一辆摩哆车碾过,而且。。。。。”

“而且什么?”医生追问。

“而且摩哆车上面没有人。” 小娟妈妈有点难为情地说。

“哦!这样啊!没事没事!我给你一些药膏,早晚给她搽一次就没事了。”看来医生也不相信这些荒谬的事,给了一些药膏敷衍了事。

之后的两个月,小娟变得特别安静沉默。然后就渐渐地,恢复本来活泼好动的性格。过了半年以后,妈妈已经把这件事淡忘了。

但这件事情在小娟的脑海里烙下难以磨灭的印记。

小娟长大以后,一天她问妈妈:“妈妈,你记得我小时候被摩哆车碾过脚的事吗?”

妈妈听了很惊讶(可见她没有忘记),但她还是装出很淡定的样子问:“大概还记得,怎么啦?”

小娟问:“妈妈,事情虽然过去这么多年了,但有一件事情我一直想问你。”

妈妈调整了一下身体,准备洗耳恭听。

小娟继续说:“妈妈,当年我在课室哭得那么厉害,没有一个人甚至老师都没有去通知你,但你却回来看我象是早就知道我在课室里发生了事情。到底你怎么知道?”

“小娟,你对的,是真的发生一件事情。当年我没告诉你是因为你还小,还不懂事告诉你也没用,你已经吓成这个样子了。”妈妈浅浅的一笑。

“好!现在我就告诉你。”妈妈说。

“我记得那天送你上学校后,我又走回那条我们经过的路。走着走着,突然有一把男人的声音叫我:“安娣!”

我停下脚步,一个穿着风衣戴着头盔的摩哆骑士站在面前。他的风衣领盖着脸,戴着一副很大的墨镜对我说:“安娣,叫你的孩子以后过马路小心点,她在学校找你。”然后他举起手指着学校的方向。我朝着他指的方向看去,一回头正要问他是谁?他就不见了!

“他不见了?” 小娟问道。

“是的就这样不见了!我想想事有蹊跷,所以又回到学校,以后的事你就知道了。”妈妈说。

“那人是谁啊?” 小娟问。

“我想,”妈妈沉吟一下:“可能就是你说的隐形人吧!可能他不意思碾过你的脚,才去那个地方告诉我。。。。。”

这事情发生以后,每当小娟经过那‘意外现场’,她会不禁想起那好心的‘隐形人’。

他到底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