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GrainOnEarth

A great WordPress.com site


1 Comment

10) An Army Camp (1) – unwanted visitor / 兵营 (1) – 不速之客


事情发生在本地兵营。

一晚,回营训练士兵需要在2359之前回营报到。由于大家提早报到,趁着多余的时间他们在一楼的休息室闲聊。聊着聊着,士兵John说有点累他要回房休息,于是他先行离开。

大伙儿继续聊天吃东西,突然一名士兵从二楼跑下来,满脸慌张地说:“大事不好了!John好象中邪了!”

大伙儿听了一窝蜂跑上楼!来到房间,只见John一个人坐在床缘面向窗口,身体不停地前后摇晃。大伙儿见状,警惕地走近John。只听见John用福建话不断地重复一句话:“叫我上来做什么? 叫我上来做什么?”

接着,他发疯似的对着一个站在窗旁的士兵乱骂:“不要挡住我的路,臭小子!”大家吓了一跳,唯唯诺诺退出房间。

退出了房间,你看我,我看你,怎么办?大家不知如何是好。

正好,这时住在隔壁房外号九纹龙的士兵杀气腾腾走了出来,没头没脑就对他们乱k一顿!但九纹龙已改邪归正,所以脾气也收敛了许多,又因为见的世面多,见到被骂的同僚没有吭声,感觉不妥就问:“什么事?”

这班吓破胆的士兵只会用手指指向房间,然后自动化地让出条路给他过。

“搞什么东西!” 九纹龙自言自语走了进去。

进到房间见到john的情况,他心里有个底。接着,他慢慢地移到john的身边。九纹龙的篤定,令他们想到九纹龙其实是一名professional乩童,所以这个大工程由这位professional take over是最恰当不过。

现在,项目由九纹龙in charge,他对John说:“你是谁?为什么上他的身?”

John低下头,喃喃自语:“你们叫我上来。。。。。你们叫我上来。。。。。

”就一直重复同样的话。

“我们叫你上来?谁啊?你们啊?” 九纹龙转头问那些士兵,那些士兵既摇头又摇手急忙说没有!

“我们没有叫你上来。” 九纹龙回应。

“香在窗口。。。。。香在窗口。。。。。”John重复一句‘新’的话。

香在窗口?九纹龙听了在那儿沉思。接着,他似乎领悟到东西,点了点头,对那些虾兵蟹将说:“你们去查一查整座楼的窗口上有没有人点香,快!快去!” 虾兵蟹将即刻接受命令,正要退下。

“还有!” 九纹龙还没讲完,虾兵蟹将钉在地上继续等待命令。

“如果找到香,先请示一下,然后说声对不起拜三拜才拿下来,懂吗?” 虾兵蟹将似懂非懂一接命令然后一拍两散!

没多久,虾兵蟹将回来,其中一个手里拿着香。

九纹龙一见怒斥:“你拿到香还不丢掉,拿来拜自己啊?”士兵听了慌忙丢掉。

跟着,九纹龙用尊敬的语气对John说:“对不起!是我的朋友不小心把你请上来,不好意思你要回去吗?”

John听了之后,身体左右摇晃地站起来,低着头一步步走出房间(这情形蛮恐怖的),来到外头的走廊,他停住了脚步但身体还在不断地摇晃,双脚原地踏步,就不停地摇晃。

九纹龙觉得有点不妥就问John:“什么事?”

“椅子,椅子。。。。。”John讲的话只有九纹龙会听得懂。

“快快去拿张椅子来!” 虾兵蟹将几个人忙着去找椅子,结果真的换来几张椅子。

九纹龙哭笑不得,随便拿了张椅子放在John后面,John在摇晃中坐下。

接着, John又有所要求:“茶,香,茶,香。。。。。”

虾兵蟹将听了,嗖的一声就去找茶和香,真是熟能生巧!

没多久,香是来了,但是却没有茶!

大家你看我,我看你,其中一个问九纹龙:“Ang Mo Teh 可以吗?但是咖啡店也关了叻!所以白开水可以吗?”

九纹龙盯着他说:“这时候你还会搞笑?”一边接过他手中的白开水,慢慢递给John。

John接过他们的水和香,左手抿了一嘴水,右手拿着香,轻轻地叹了一声气,说:“我要走了,我要走了。。。。。”

其实这时候已经有一大群虾兵蟹将围着John看戏,感觉象在看脱口秀(只不过主角是坐着的)。

John一说完我要走了,突然,站在他前面的几个人无端端往后翻倒! 大家都感觉有一道力量经过。

接着John身体一松一软,整个人往前倒。。。。。

幸亏虾兵蟹将及时把他扶住,但John似乎迷迷糊糊整个人松趴趴的,大伙儿见状只好把他抬到床上。

不久,他才悠悠醒来,他望着床边的虾兵蟹将们感觉万分惊讶。

无力地说:“你们在这做什么?探病啊?”

虾兵蟹将被骂后全部一哄而散,只剩下几个室友和九纹龙,还有床上的John。

九纹龙问John:“你知道刚才那东西上你的身吗?”

“其实,我今晚已经感觉有点不妥了,所以我先回房睡觉。哪里知道一睡下去就昏昏沉沉的,一醒来就看见你们。”

“老兄,你知不知道有人把香插在窗口上?” 九纹龙说道。

“是那一个兔崽子做的!让我知道有他好看!”John非常生气地说。

“你应该知道香插在玻璃上经玻璃反射可以招到的,这种事情我们不可以阻止别人做,怪只能怪你自己身为乩童他们上你的身你也不知道!”原来John也是一名乩童。

“老兄啊!我是乩童,但不象你这样professional的,我是part-time的,功力当然没有你好啦。。。。。” John有点难为情。

“所以,还要怪谁?难道怪他们啊?” 九纹龙指着窗外。

“呵呵。。。。。 sorry!”John忙赔个不是。

折腾了一晚,2359早一过,事情了结,上床睡觉。

 

 

 

 

 

 

 

About these ads


Leave a comment

9) The tale of a kid (1) – The invisible rider


小孩(1)- 隐形摩哆车骑士

小娟到了这个年龄还记得小四那年发生的事情。

记得那年她去上课读书,妈妈陪她上学,当时它们一起走在路上,接着她的脚就被一辆摩哆车碾过,脚没痛但感觉麻麻的。

过后她呆在那儿,妈妈看她没跟上,转过头问她什么事情?

小娟说:“刚才有一辆摩多车走过我的脚,上面没有人的?”

妈妈说:“小孩子不懂事,不要乱讲话!”跟着拉着她的小手上学去。

到了课室,妈妈回了家,小娟感觉越来越害怕,不禁哭了起来!老师不明所以,问小娟到底发生什么事?不问还好,结果反而越问小娟哭得越大声。

这时,一个人走进课室里,她是妈妈!妈妈这时奇迹般地出现眼前!

妈妈见到小娟哭得那么可怜,问她也问不出什么原因,也只好要求老师把小娟带回家。

小娟回到家,哭算是停止了。但她一直投诉脚麻麻没有感觉,而且身体开始发烧。妈妈检查她的脚没什么不妥,然后给她吃一些退烧药,但是没有效,结果只好带她去看医生。

医生看了看,也检查不出什么原因,只是说:“小孩子比较脆弱,容易受到惊吓,吃过我给的退烧药应该没有会没事了!只不过。。。。。”

医生看一看小娟的脚背:“这里有点奇怪?”

“脚?什么事情?”妈妈不明白。

“你看这里!”医生指着小娟的脚背。

“这里好象有一道深红色的线。”医生解释。

小娟妈妈仔细看了看,真的有一道大约两寸宽,比皮肤深一点的红线带从脚趾头到脚背,如果不特别留意是不容易察觉到的。

医生问小娟妈妈:“她最近有没有跌倒或撞到什么东西?”

小娟妈妈想了想说:“有!她说她被一辆摩哆车碾过,而且。。。。。”

“而且什么?”医生追问。

“而且摩哆车上面没有人。” 小娟妈妈有点难为情地说。

“哦!这样啊!没事没事!我给你一些药膏,早晚给她搽一次就没事了。”看来医生也不相信这些荒谬的事,给了一些药膏敷衍了事。

之后的两个月,小娟变得特别安静沉默。然后就渐渐地,恢复本来活泼好动的性格。过了半年以后,妈妈已经把这件事淡忘了。

但这件事情在小娟的脑海里烙下难以磨灭的印记。

小娟长大以后,一天她问妈妈:“妈妈,你记得我小时候被摩哆车碾过脚的事吗?”

妈妈听了很惊讶(可见她没有忘记),但她还是装出很淡定的样子问:“大概还记得,怎么啦?”

小娟问:“妈妈,事情虽然过去这么多年了,但有一件事情我一直想问你。”

妈妈调整了一下身体,准备洗耳恭听。

小娟继续说:“妈妈,当年我在课室哭得那么厉害,没有一个人甚至老师都没有去通知你,但你却回来看我象是早就知道我在课室里发生了事情。到底你怎么知道?”

“小娟,你对的,是真的发生一件事情。当年我没告诉你是因为你还小,还不懂事告诉你也没用,你已经吓成这个样子了。”妈妈浅浅的一笑。

“好!现在我就告诉你。”妈妈说。

“我记得那天送你上学校后,我又走回那条我们经过的路。走着走着,突然有一把男人的声音叫我:“安娣!”

我停下脚步,一个穿着风衣戴着头盔的摩哆骑士站在面前。他的风衣领盖着脸,戴着一副很大的墨镜对我说:“安娣,叫你的孩子以后过马路小心点,她在学校找你。”然后他举起手指着学校的方向。我朝着他指的方向看去,一回头正要问他是谁?他就不见了!

“他不见了?” 小娟问道。

“是的就这样不见了!我想想事有蹊跷,所以又回到学校,以后的事你就知道了。”妈妈说。

“那人是谁啊?” 小娟问。

“我想,”妈妈沉吟一下:“可能就是你说的隐形人吧!可能他不意思碾过你的脚,才去那个地方告诉我。。。。。”

这事情发生以后,每当小娟经过那‘意外现场’,她会不禁想起那好心的‘隐形人’。

他到底是谁?


Leave a comment

8) The Lost (3) – Basement’s Tale / 迷失 (3) – 停车场奇遇


迷失(3)

一对情侣迈克和露西要在一天内做完无数的筹备工作,因为明天就是他们倆的结婚大日子。早上已经在酒店打点好一切酒席的程序,即刻他们又赶去婚纱店拿手花和付清剩余的款项。

婚纱店坐落在里巴巴里路的购物中心,他们驾进地下层停车场一楼,因为时间紧迫,一下斜坡看到空位就驶进去,停好车锁好门就急忙搭电梯去一楼的婚纱店。

半小时后他们回来拿车,走向下斜坡的方向来到停车位,但是车子呢?

明明是停在这儿的,怎么不见了?

会不会是记错了地方?但是他们非常肯定车是停在地下层一楼!没法子只好四处找找,但环顾四周车子只有三三两两,一眼就看完,哪有他们的车子!

迈克走回他们的停车位想一想,问露西:“我们的车子会不会被偷走了?”

露西回应:“应该不会吧!我们那辆老破车,要偷也偷那些吧!”露西指一指那些名贵车。

“不如我们去下一层找找,可能我们记错了!”迈克说道。

跟着他们急急搭电梯下第二层,下了第二层一看!车子更少,十只手指用不完。当他们继续往3,4地下层找,已经有下地狱的感觉了。。。。。

结果更糟,心更沉!

15分钟后,他们又回到原点。看着空荡荡的停车位,两人已经开始发出怨言。

毫无疑问,如果车子不是被偷,那只有另一个可能!但怎么才能突破重围呢?

突然,迈克眉角一扬,拉着露西死命的往电梯的方向跑去,露西不知道发生什么事,一面被他拉着一面问他到底发生什么事?进了电梯迈克不说一句话就死命按1的按钮,接着又死命按关的按钮,然后紧紧盯着门上方的楼层指示牌不说一句话!这种情形让露西感觉事有蹊跷!

很快门打开了,迈克紧紧握住露西的手往外冲!接着他拉着露西跑到马路上,跟着,他又顺着马路的方向转左,那一刹那露西明白了!

原来迈克是要走回来时的路线,可能这样比较容易想起车子停在哪里。但他为什么那么着急呢?

不容许她多想,他们已经顺着斜道跑下去!就在那一刻,露西看到的那一幕真不敢令人相信;他们的车子现在正大大方方的停在那儿!由不得你不信,那车子好象动都没动过,就停在那儿!

迈克在车子四周围检查一圈,再摸一摸车盖,是冷的。。。。。

接着两个人跳进车子,油门一踩驶离这个迷魂阵!

路上,还没等露西开口问,迈克已经开嘴说:“露西,刚才我们在那儿兜那么多圈我已经感觉不妙,其实我是非常清楚车子是停在那个地方。我记得老人家说过,如果一个人在一个地方兜圈走不出去,一个解决的办法是走回原路,速度要快而且一路要保持安静,目的是不能让那些东西知道你的用意。”

迈克顿了一顿:“所以,我一直拉着你往外跑。”

接着,迈克转过脸深情地望着露西:“这样我们才可以一起冲出重围。”

露西听了心里暖洋洋的。。。。。


Leave a comment

7) The Lost (2) -Trip with no return / 迷失(2) – 不归路


迷失(2)

 

星期五的happy hour对伊斯干达来说是不可以少的。。。。。,但这次的地点不象往常,去去Clarke Quay, 去去Boat Quay 什么的,这次去的是三巴旺郊区的公务员俱乐部。这种狗不拉屎鸟不生蛋的地方,去的时候天色还亮,所以问题不大,但回来呢?

嘿嘿。。。。。,好了酒过三巡,大家卡拉也okay了,大伙儿买单然后来个树倒猴狲散,接着大家驾着自己的过山车扬长而去!

而这胖都都的伊斯干达慢人四拍,他刚要开车门,那类酒肉朋友已经各奔前程,一个影子都没留给他。伊斯干达一边臭骂一边猛踩油门直追!

上到路上,怎么一辆车后灯都没有?这班兔崽子这么不讲义气,说跑就跑!

伊斯干达以90公里的速度直追上去,追了大概10分钟,他开始慌了!因为他记得进来只有一条小直路,而且只需要花2分钟车程,现在90公里跑了10分钟还没看见大马路!

两旁都是阴森森的雨林,他也记得两旁应该是空旷的草地,怎么一切都变了?

糟糕!难道他现在遇到那种东西?怎么办?

他想起老一辈讲起的经历,如果遇到这种事情,最好心里祷告真主阿拉,要求他的保护。没法子,死马当活马医,因为他知道自己不是虔诚的教徒。没法子,就死命的唸,死命的踩油门,不看望后镜,因为如果往后镜里面出现什么东西,那不是太恐怖了?

咦?前面好象有些动静,好像是车灯?是车灯而且是那些臭小子的车子!他高兴的疯了起来,狂按车笛亮起大灯,直冲出去!那些车子似乎意识到发生了事情,停下了车子。不到一秒伊斯干达紧急刹车,打开车门象疯子一样拍打他们的窗门,他的朋友正想臭骂一顿。伊斯干达象机关枪一样语无伦次讲给他们听,还边讲边问候他们的祖宗十八代!他们听了静了下来。

接着伊斯干达问,“你们花多少时间走到这里?”

其中一个想一想说到,“大概2分钟。”

“那你们知不知道我走多久?”

他们一脸傻呼呼地摇摇头。

“我告诉你们!30分钟啊!” 伊斯干达的声亮大得超人!

朋友们你看我,我看你。。。。。

接着猛踩油门把伊斯干达丢在马路上!

伊斯干达见状,跑回自己的车子又边骂边追!

“你们这群兔崽子又丢下我,我这次跟你们拼了!”

这晚一堆醉汉,几辆疯车扬长而去,再也不回来了。。。。。


Leave a comment

6) The Lost (1) – Stranger in a Strange World/ 迷失(1) – 陌生世界


迷失(1)

 

没有人知道小康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直到傍晚7点许他的父母亲才开始担心起来,小康这时候怎么还没回家?父亲拨了个电话去学校,学校的班主任说小康已经在3点左右下完课外活动回家了!

那他到底去了那里?平常这时候他已经吃完饭坐在电视机前看7点的连续剧。小康不是调皮的大“小孩”,中二生就已经非常的懂事,非常的自律,从来不需要父母亲为他的作业,品行而操心。

父母亲越想越心急,商量过后决定驾车出去找小康。

但是去那里找呢?他们顺着学校的方向的路线一路找到学校,来到学校门口,学校里头已经一片乌黑。失落之余,他们又跟着小康回家的路线去找,最后来到一座公园,这公园是父母亲在小康年幼的时候时常带他玩耍的地方。小康长大升上中学后,他还喜欢到这儿看看花看看树,找找朋友。

现在父母亲焦急地来到这儿,万无头绪地顺着小路左看右看。昏黄的路灯,行人稀少,父母亲已经在公园的小路绕了几圈,还是没找到小康!他们已经累到正想打电话报警,突然间在不远处亭子旁的草丛动了一下!父母亲吓了一跳,

基于好奇心的驱使,他们一步步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往前走,来到3米外就不敢往前走。

这时一阵哭泣声断断续续传来,小康的爸爸一个健步冲出去拨开树丛。只见可怜的小康卷曲着身体颤瑟在树丛里!妈妈见到小康扑了过去,把小康拥在怀里。

“小康,你为什么躲在这里?”爸爸带着责备的口吻。

“我走不出去!” 小康一脸的委屈。

“你走不出去?你怎么会走不出去?”爸爸不解地问。

“我不知道!今天下午我来到这儿,就走不出去!我一直一直走,走来走去还是同样的地方!” 小康讲着讲着快要哭出来。

“那你可以跟着这里的行人走啊?”爸爸觉得小康太傻了。

“我有啊!” 小康觉得理亏。

“我就是跟着那些人,但那些人。。。。。”

“那些人怎么样?”现在连爸爸妈妈也紧张起来。

“他们走进草丛里面!”

“他们走进草丛里面?” 爸爸妈妈回问。

“是啊!每个人都走进草丛里面,而我也跟了进去,结果什么都没有!然后我出来再跟其他人,跟到草丛里又没了!我就这样进进出出直到太阳下山,我感到非常的害怕就躲进草丛里,然后你们就来了。” 小康现在安定了下来说。

“晚了,我们回家再说吧!”爸爸感觉有点不妥,拉着母子快快离开那里。

坐进了车子,离开了公园,在回家的路上爸爸想起一件了事情。他问小康,“小康,你怎么无端端会去那个公园?”

“因为。。。。。因为。。。。。” 小康支支吾吾地似乎有难言之隐。

“有什么你不可以跟我们说的?”爸爸知道今天发生的事情绝不是偶然的,因此追问下去!

“因为我昨晚梦见伟奇堂弟。” 小康鼓起勇气讲出来。

“伟奇堂弟?他不是上个月意外过世了吗?”这是爸爸妈妈今晚第二次同时问。

“是啊!我知道他过世了,但昨晚的梦非常的真,他约我下课后一定要来公园找他,他说有东西给我看。你们知道的,我们以前那么要好,我怎么可以拒绝他呢?”小康说的头头是道。

“况且。。。。。,”

“况且什么?”妈妈问。

“况且,他说见了面以后就会走了。” 小康有点舍不得的样子。

爸爸妈妈听后面面相觑,爸爸下意识地猛踩油门,告诉自己以后绝不回到那个公园。


Leave a comment

5) Banyan Tree / 榕树


榕树

在东部一带有一块空地,那里有一棵很老很老的榕树,几十年树立在那儿,它附近的店屋都被政府拆除了十几年,就只有它独自在那儿无人过问。我机缘巧合遇上一位住在那一带的老街坊,他娓娓道来。。。。。。

几十年前那儿一带是做五金和卖火碳的店,其中的一家火碳店老板姓李,从中国南来白手起家,生意虽然做得不是很大,但养家糊口还算过的去。唯一给他遗憾的是足下全是五千金,要知道,在那个时代封建思想根深蒂固,没有儿子传宗接代是件非常不体面的事情。李老板一直为此事耿耿于怀,表面上对这五千金疼爱倍加,但暗地里却不知如何去面对列祖列宗。

一年的清明节,举家去远处的山坟祭拜祖先。当他们一家大小除草扫坟祭拜到最后焚烧金纸,已经是傍晚5点钟。就在这时候,李老板不其然地望见远处在烟雾朦胧间有一棵巨大的树,他再定眼一看才确定那是一棵榕树。

榕树树身高大健硕,枝叶青绿且茂盛,令李老板看了非常想去触摸它。但由于天快要暗下来,如果再不走可能在回家的路上会迷失方向。于是,李老板只好站在远处心里头默默的祈祷,因为他认为今生与榕树见面毕竟是一种缘分,因此他默默地祷念希望榕树赐给他一个儿子,任何代价他都愿意付出。。。。。

可悲的是,几个月后李老板由于工作操劳过度结果一卧不起。一家大小的生计成了问题。不止如此,李老板的病似乎一天比一天的重,李太太逼于无奈只好出去找工作来维持生计。

几个月后的一个晚上,明月高挂窗外,李老板已病入膏肓,他也意识到生命已到了尽头。那一刻,迷迷糊糊间他透过窗口,依稀看见庭院里月光下,有个巨大的树影在晃动,树影似乎在呼唤“爸爸,爸爸”,声音忽远忽近飘浮不定,李老板听到这把小男孩的声音,听着听着就这样嘴带微笑,眼角泪湿地与世长辞了。。。。。

李老板过世后,李太太毅然扛起一家的重担,一个人做三份工来维持这个家庭。幸亏家里的五千金也非常的懂事,小小年纪就会帮起妈妈洗衣服,把洗好的衣服晾在庭院里。说得也奇怪,自从他们的父亲过世以后,庭院里的一片草地上竟然长出一棵小树,而这棵小树据一名有知识的邻居说那是一棵榕树。

日子就这样一天一天的过去,一家大小就围着榕树生活。这榕树也一天天的长大,没过多久就变成一棵巨大的树。这树的影响力非常的奇妙,不止李家围绕着它生活,就连左邻右舍的邻居也喜欢到树下遮阴乘凉,或拔豆芽什么的。。。。。久而久之,这树下就成为他们这一带居民欢聚同乐的地方。举凡大日子农历新年或中秋节,大家都会围着榕树庆祝一番。奇怪的是,榕树也似乎感应到他们的欢乐,在风中不断摇摆自己的身体与他们欢乐。

这样平静的日子维持了一段时间,不久李太太也过世了。李家的屋子在城市规划下不得不搬迁,李家的五千金搬离了老屋子,搬进了政府配给的政府组屋。左邻右舍也渐渐搬离,最后剩下这棵榕树孤独地在庭院里。

这么多年后人事迁移,这棵榕树还依然树立在那儿,周遭的屋子都已经被拆除了。大片的空地就只有一棵榕树,令人十分不解?有的人猜测说国家公园局为了保护这棵五十年老榕树而保留起来。也有的说,政府人员曾经尝试迁移这棵榕树,但那些负责人员都落得没一个好下场。总之,众说纷纭,这棵榕树就一直在那儿。听说,农历七月在那儿空地摆起的歌台,有人远远看到有个影子在榕树下徘徊。。。。。

我也对老街坊的话持着半信半疑的态度,因为故事里有些漏洞。但它毕竟是故事,而且是幽怨凄美的故事。。。。。


Leave a comment

4) Lunar calendar seventh month / 农历七月(2)


这位灵媒的店后面有一条后巷,那是她上下班必经之地。一个农历七月的破晓之前,天空正微微发白,她跟往常一样要经过那条后巷绕道才从大门进入。

那天,还有几个行人也象她一样走捷径绕道去别的地方。其中一个人迎面走来是一个二十来岁的女人,一身白衣连身裙,留着一头长发齐肩,走起路来头低低,脸部黯然无光,所以灵媒没有看清楚她的样子。直到她跟灵媒擦身而过,灵媒感觉心里毛毛的才直觉有点不妥,就把头转一转用眼角瞄一下那女人。

这才发现那女人脚不着地,离地3寸左右在‘飘移’着。灵媒还没还过神来,那女人已经用90度的转角方式,在街口转角处象硬纸皮般飘向另一头!

灵媒吓得三步拼做两步,急急打开店门,冲进店里倒了杯茶给自己压压惊。

休息一会儿,太阳上来了,感觉心也定了下来。她就拿起报纸准备翻一翻新闻,一打开报纸,一则头条新闻进入眼帘:“某某路昨晚半夜发生一起致命车祸,一名年轻女子当场丧命,据说死者是在下班途中遇害,但肇事者已畏罪逃离现场,警方呼吁公众如有线索,请提供给警方协助调查。。。。。”

灵媒放下报纸,心里多了一分感叹;黄泉路上又多了一个怨魂,这些怨魂如果没有得到超度,它们会在出事的地点不断地寻找,不断地徘徊,并以90度的转角方式,在街口转角处象硬纸皮般飘向另一头。

Follow

Get every new post delivered to your Inbox.

Join 1,885 other follow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