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GrainOnEarth

A great WordPress.com site


15 Comments

11) The Lost (1)


No one ever knew what had actually happened to Ken other than himself.
It was till 7.00pm that Ken’s parents began to worry about his return from school.  His dad call up the school and was told he left after his extracurricular activities around 3.00pm.
Where could Ken been?  Usual days, he’ll be sitting in front of the TV set watching his favorite series by 7.00pm.  Ken is a well-behave and smart boy at his age.  Though he is still naïve, but his self-discipline and good conduct has never worry his parents.
As the sky gets darker, Ken’s parents loses their patient and decided to drive out to look for Ken.

But they are not sure where to start off.  Ken’s dad drove towards the direction of his school hoping to see him there, but the school gate was locked and the vicinity was in total darkness.  Then, a strong instinct led them to a park nearby Ken’s school.  This is a park where Ken had fond memories of his childhood.  He loves to drop by feeling the flora and fauna and look up for his playmates at times.
By this point of time, Ken’s parents were very anxious as there isn’t a clue down the path.  The dim lighted, quiet park added a sense of mystery to their lost son.  After a few laps walking around the cul-de-sac of the park, they were drained and was about to call the police for help.  Suddenly, they saw movement in the bushes not far from the pavillion.  Curiously, step-by-step in trepidation they move towards the bushes 3 metre away.
At this point of time, the weeping sound heartened Ken’s dad to poke the bushes with a vigorous rush.  To their shock, they saw Ken’s trembling with both fear and shock. 

 “Why are you hiding here?” Ken’s dad spoke with a reproachful tone.
 “I can’t find my way home” Ken spoke with a look of grievances.
 “I don’t get you…?” Ken’s dad was puzzled.
 “I don’t know!”  Since noon after I came here, I have been trying to walk out of this park, but I just can’t find the exit.
 “You can easily follow anyone here to get to the exit” Ken’s dad felt that he is silly.
 “Yes I did!” Ken felt that he was wronged.
 “I followed those people, but those people…”
 “And what now?” Parents were tensed at this moment.
 “They all walked into the bushes..”
 “Oh, come on…Ken”  Both parents rebuke.
 “Yeah…While I followed everyone walked into the bushes, I just can’t find a way out from it tile the sunset.  I was too afraid and I have hide here till rescue come to me”  Ken’s dad felt something is obviously not right and they hurried off home.

In the car, dad recalled an incident…
He wanted to know the reason of Ken’s visit to the park
Ken felt hesitant to answer his dad.
His pursue with the question as he knew what had happened today is rather unusual.
Ken pick up his courage and explained that he dreamt of cousin Wei last night.
 “But Wei was killed in an accident last month” Both parents repeated.
 “I knew he is dead, but the dream last night was spot-on, Wei dated me to meet up at the park, he wanted to show me something, I can’t reject him as we are both so close to each other” Ken argued.
 “Moreover…”
 “Besides what…?” Mom asked.
 “He said he won’t have a chance to see me after this meet up” Ken looked on reluctantly.
Ken’s parents stared at each other with disbelieve.  Ken’s dad subconsciously tapped on the car accelerator and they sped off.  Promise never to return to the park anymore.
About these ads


1 Comment

10) An Army Camp (1) – unwanted visitor / 兵营 (1) – 不速之客


事情发生在本地兵营。

一晚,回营训练士兵需要在2359之前回营报到。由于大家提早报到,趁着多余的时间他们在一楼的休息室闲聊。聊着聊着,士兵John说有点累他要回房休息,于是他先行离开。

大伙儿继续聊天吃东西,突然一名士兵从二楼跑下来,满脸慌张地说:“大事不好了!John好象中邪了!”

大伙儿听了一窝蜂跑上楼!来到房间,只见John一个人坐在床缘面向窗口,身体不停地前后摇晃。大伙儿见状,警惕地走近John。只听见John用福建话不断地重复一句话:“叫我上来做什么? 叫我上来做什么?”

接着,他发疯似的对着一个站在窗旁的士兵乱骂:“不要挡住我的路,臭小子!”大家吓了一跳,唯唯诺诺退出房间。

退出了房间,你看我,我看你,怎么办?大家不知如何是好。

正好,这时住在隔壁房外号九纹龙的士兵杀气腾腾走了出来,没头没脑就对他们乱k一顿!但九纹龙已改邪归正,所以脾气也收敛了许多,又因为见的世面多,见到被骂的同僚没有吭声,感觉不妥就问:“什么事?”

这班吓破胆的士兵只会用手指指向房间,然后自动化地让出条路给他过。

“搞什么东西!” 九纹龙自言自语走了进去。

进到房间见到john的情况,他心里有个底。接着,他慢慢地移到john的身边。九纹龙的篤定,令他们想到九纹龙其实是一名professional乩童,所以这个大工程由这位professional take over是最恰当不过。

现在,项目由九纹龙in charge,他对John说:“你是谁?为什么上他的身?”

John低下头,喃喃自语:“你们叫我上来。。。。。你们叫我上来。。。。。

”就一直重复同样的话。

“我们叫你上来?谁啊?你们啊?” 九纹龙转头问那些士兵,那些士兵既摇头又摇手急忙说没有!

“我们没有叫你上来。” 九纹龙回应。

“香在窗口。。。。。香在窗口。。。。。”John重复一句‘新’的话。

香在窗口?九纹龙听了在那儿沉思。接着,他似乎领悟到东西,点了点头,对那些虾兵蟹将说:“你们去查一查整座楼的窗口上有没有人点香,快!快去!” 虾兵蟹将即刻接受命令,正要退下。

“还有!” 九纹龙还没讲完,虾兵蟹将钉在地上继续等待命令。

“如果找到香,先请示一下,然后说声对不起拜三拜才拿下来,懂吗?” 虾兵蟹将似懂非懂一接命令然后一拍两散!

没多久,虾兵蟹将回来,其中一个手里拿着香。

九纹龙一见怒斥:“你拿到香还不丢掉,拿来拜自己啊?”士兵听了慌忙丢掉。

跟着,九纹龙用尊敬的语气对John说:“对不起!是我的朋友不小心把你请上来,不好意思你要回去吗?”

John听了之后,身体左右摇晃地站起来,低着头一步步走出房间(这情形蛮恐怖的),来到外头的走廊,他停住了脚步但身体还在不断地摇晃,双脚原地踏步,就不停地摇晃。

九纹龙觉得有点不妥就问John:“什么事?”

“椅子,椅子。。。。。”John讲的话只有九纹龙会听得懂。

“快快去拿张椅子来!” 虾兵蟹将几个人忙着去找椅子,结果真的换来几张椅子。

九纹龙哭笑不得,随便拿了张椅子放在John后面,John在摇晃中坐下。

接着, John又有所要求:“茶,香,茶,香。。。。。”

虾兵蟹将听了,嗖的一声就去找茶和香,真是熟能生巧!

没多久,香是来了,但是却没有茶!

大家你看我,我看你,其中一个问九纹龙:“Ang Mo Teh 可以吗?但是咖啡店也关了叻!所以白开水可以吗?”

九纹龙盯着他说:“这时候你还会搞笑?”一边接过他手中的白开水,慢慢递给John。

John接过他们的水和香,左手抿了一嘴水,右手拿着香,轻轻地叹了一声气,说:“我要走了,我要走了。。。。。”

其实这时候已经有一大群虾兵蟹将围着John看戏,感觉象在看脱口秀(只不过主角是坐着的)。

John一说完我要走了,突然,站在他前面的几个人无端端往后翻倒! 大家都感觉有一道力量经过。

接着John身体一松一软,整个人往前倒。。。。。

幸亏虾兵蟹将及时把他扶住,但John似乎迷迷糊糊整个人松趴趴的,大伙儿见状只好把他抬到床上。

不久,他才悠悠醒来,他望着床边的虾兵蟹将们感觉万分惊讶。

无力地说:“你们在这做什么?探病啊?”

虾兵蟹将被骂后全部一哄而散,只剩下几个室友和九纹龙,还有床上的John。

九纹龙问John:“你知道刚才那东西上你的身吗?”

“其实,我今晚已经感觉有点不妥了,所以我先回房睡觉。哪里知道一睡下去就昏昏沉沉的,一醒来就看见你们。”

“老兄,你知不知道有人把香插在窗口上?” 九纹龙说道。

“是那一个兔崽子做的!让我知道有他好看!”John非常生气地说。

“你应该知道香插在玻璃上经玻璃反射可以招到的,这种事情我们不可以阻止别人做,怪只能怪你自己身为乩童他们上你的身你也不知道!”原来John也是一名乩童。

“老兄啊!我是乩童,但不象你这样professional的,我是part-time的,功力当然没有你好啦。。。。。” John有点难为情。

“所以,还要怪谁?难道怪他们啊?” 九纹龙指着窗外。

“呵呵。。。。。 sorry!”John忙赔个不是。

折腾了一晚,2359早一过,事情了结,上床睡觉。

 

 

 

 

 

 

 


Leave a comment

9) The tale of a kid (1) – The invisible rider


小孩(1)- 隐形摩哆车骑士

小娟到了这个年龄还记得小四那年发生的事情。

记得那年她去上课读书,妈妈陪她上学,当时它们一起走在路上,接着她的脚就被一辆摩哆车碾过,脚没痛但感觉麻麻的。

过后她呆在那儿,妈妈看她没跟上,转过头问她什么事情?

小娟说:“刚才有一辆摩多车走过我的脚,上面没有人的?”

妈妈说:“小孩子不懂事,不要乱讲话!”跟着拉着她的小手上学去。

到了课室,妈妈回了家,小娟感觉越来越害怕,不禁哭了起来!老师不明所以,问小娟到底发生什么事?不问还好,结果反而越问小娟哭得越大声。

这时,一个人走进课室里,她是妈妈!妈妈这时奇迹般地出现眼前!

妈妈见到小娟哭得那么可怜,问她也问不出什么原因,也只好要求老师把小娟带回家。

小娟回到家,哭算是停止了。但她一直投诉脚麻麻没有感觉,而且身体开始发烧。妈妈检查她的脚没什么不妥,然后给她吃一些退烧药,但是没有效,结果只好带她去看医生。

医生看了看,也检查不出什么原因,只是说:“小孩子比较脆弱,容易受到惊吓,吃过我给的退烧药应该没有会没事了!只不过。。。。。”

医生看一看小娟的脚背:“这里有点奇怪?”

“脚?什么事情?”妈妈不明白。

“你看这里!”医生指着小娟的脚背。

“这里好象有一道深红色的线。”医生解释。

小娟妈妈仔细看了看,真的有一道大约两寸宽,比皮肤深一点的红线带从脚趾头到脚背,如果不特别留意是不容易察觉到的。

医生问小娟妈妈:“她最近有没有跌倒或撞到什么东西?”

小娟妈妈想了想说:“有!她说她被一辆摩哆车碾过,而且。。。。。”

“而且什么?”医生追问。

“而且摩哆车上面没有人。” 小娟妈妈有点难为情地说。

“哦!这样啊!没事没事!我给你一些药膏,早晚给她搽一次就没事了。”看来医生也不相信这些荒谬的事,给了一些药膏敷衍了事。

之后的两个月,小娟变得特别安静沉默。然后就渐渐地,恢复本来活泼好动的性格。过了半年以后,妈妈已经把这件事淡忘了。

但这件事情在小娟的脑海里烙下难以磨灭的印记。

小娟长大以后,一天她问妈妈:“妈妈,你记得我小时候被摩哆车碾过脚的事吗?”

妈妈听了很惊讶(可见她没有忘记),但她还是装出很淡定的样子问:“大概还记得,怎么啦?”

小娟问:“妈妈,事情虽然过去这么多年了,但有一件事情我一直想问你。”

妈妈调整了一下身体,准备洗耳恭听。

小娟继续说:“妈妈,当年我在课室哭得那么厉害,没有一个人甚至老师都没有去通知你,但你却回来看我象是早就知道我在课室里发生了事情。到底你怎么知道?”

“小娟,你对的,是真的发生一件事情。当年我没告诉你是因为你还小,还不懂事告诉你也没用,你已经吓成这个样子了。”妈妈浅浅的一笑。

“好!现在我就告诉你。”妈妈说。

“我记得那天送你上学校后,我又走回那条我们经过的路。走着走着,突然有一把男人的声音叫我:“安娣!”

我停下脚步,一个穿着风衣戴着头盔的摩哆骑士站在面前。他的风衣领盖着脸,戴着一副很大的墨镜对我说:“安娣,叫你的孩子以后过马路小心点,她在学校找你。”然后他举起手指着学校的方向。我朝着他指的方向看去,一回头正要问他是谁?他就不见了!

“他不见了?” 小娟问道。

“是的就这样不见了!我想想事有蹊跷,所以又回到学校,以后的事你就知道了。”妈妈说。

“那人是谁啊?” 小娟问。

“我想,”妈妈沉吟一下:“可能就是你说的隐形人吧!可能他不意思碾过你的脚,才去那个地方告诉我。。。。。”

这事情发生以后,每当小娟经过那‘意外现场’,她会不禁想起那好心的‘隐形人’。

他到底是谁?


Leave a comment

8) The Lost (3) – Basement’s Tale / 迷失 (3) – 停车场奇遇


迷失(3)

一对情侣迈克和露西要在一天内做完无数的筹备工作,因为明天就是他们倆的结婚大日子。早上已经在酒店打点好一切酒席的程序,即刻他们又赶去婚纱店拿手花和付清剩余的款项。

婚纱店坐落在里巴巴里路的购物中心,他们驾进地下层停车场一楼,因为时间紧迫,一下斜坡看到空位就驶进去,停好车锁好门就急忙搭电梯去一楼的婚纱店。

半小时后他们回来拿车,走向下斜坡的方向来到停车位,但是车子呢?

明明是停在这儿的,怎么不见了?

会不会是记错了地方?但是他们非常肯定车是停在地下层一楼!没法子只好四处找找,但环顾四周车子只有三三两两,一眼就看完,哪有他们的车子!

迈克走回他们的停车位想一想,问露西:“我们的车子会不会被偷走了?”

露西回应:“应该不会吧!我们那辆老破车,要偷也偷那些吧!”露西指一指那些名贵车。

“不如我们去下一层找找,可能我们记错了!”迈克说道。

跟着他们急急搭电梯下第二层,下了第二层一看!车子更少,十只手指用不完。当他们继续往3,4地下层找,已经有下地狱的感觉了。。。。。

结果更糟,心更沉!

15分钟后,他们又回到原点。看着空荡荡的停车位,两人已经开始发出怨言。

毫无疑问,如果车子不是被偷,那只有另一个可能!但怎么才能突破重围呢?

突然,迈克眉角一扬,拉着露西死命的往电梯的方向跑去,露西不知道发生什么事,一面被他拉着一面问他到底发生什么事?进了电梯迈克不说一句话就死命按1的按钮,接着又死命按关的按钮,然后紧紧盯着门上方的楼层指示牌不说一句话!这种情形让露西感觉事有蹊跷!

很快门打开了,迈克紧紧握住露西的手往外冲!接着他拉着露西跑到马路上,跟着,他又顺着马路的方向转左,那一刹那露西明白了!

原来迈克是要走回来时的路线,可能这样比较容易想起车子停在哪里。但他为什么那么着急呢?

不容许她多想,他们已经顺着斜道跑下去!就在那一刻,露西看到的那一幕真不敢令人相信;他们的车子现在正大大方方的停在那儿!由不得你不信,那车子好象动都没动过,就停在那儿!

迈克在车子四周围检查一圈,再摸一摸车盖,是冷的。。。。。

接着两个人跳进车子,油门一踩驶离这个迷魂阵!

路上,还没等露西开口问,迈克已经开嘴说:“露西,刚才我们在那儿兜那么多圈我已经感觉不妙,其实我是非常清楚车子是停在那个地方。我记得老人家说过,如果一个人在一个地方兜圈走不出去,一个解决的办法是走回原路,速度要快而且一路要保持安静,目的是不能让那些东西知道你的用意。”

迈克顿了一顿:“所以,我一直拉着你往外跑。”

接着,迈克转过脸深情地望着露西:“这样我们才可以一起冲出重围。”

露西听了心里暖洋洋的。。。。。


Leave a comment

7) The Lost (2) -Trip with no return / 迷失(2) – 不归路


迷失(2)

 

星期五的happy hour对伊斯干达来说是不可以少的。。。。。,但这次的地点不象往常,去去Clarke Quay, 去去Boat Quay 什么的,这次去的是三巴旺郊区的公务员俱乐部。这种狗不拉屎鸟不生蛋的地方,去的时候天色还亮,所以问题不大,但回来呢?

嘿嘿。。。。。,好了酒过三巡,大家卡拉也okay了,大伙儿买单然后来个树倒猴狲散,接着大家驾着自己的过山车扬长而去!

而这胖都都的伊斯干达慢人四拍,他刚要开车门,那类酒肉朋友已经各奔前程,一个影子都没留给他。伊斯干达一边臭骂一边猛踩油门直追!

上到路上,怎么一辆车后灯都没有?这班兔崽子这么不讲义气,说跑就跑!

伊斯干达以90公里的速度直追上去,追了大概10分钟,他开始慌了!因为他记得进来只有一条小直路,而且只需要花2分钟车程,现在90公里跑了10分钟还没看见大马路!

两旁都是阴森森的雨林,他也记得两旁应该是空旷的草地,怎么一切都变了?

糟糕!难道他现在遇到那种东西?怎么办?

他想起老一辈讲起的经历,如果遇到这种事情,最好心里祷告真主阿拉,要求他的保护。没法子,死马当活马医,因为他知道自己不是虔诚的教徒。没法子,就死命的唸,死命的踩油门,不看望后镜,因为如果往后镜里面出现什么东西,那不是太恐怖了?

咦?前面好象有些动静,好像是车灯?是车灯而且是那些臭小子的车子!他高兴的疯了起来,狂按车笛亮起大灯,直冲出去!那些车子似乎意识到发生了事情,停下了车子。不到一秒伊斯干达紧急刹车,打开车门象疯子一样拍打他们的窗门,他的朋友正想臭骂一顿。伊斯干达象机关枪一样语无伦次讲给他们听,还边讲边问候他们的祖宗十八代!他们听了静了下来。

接着伊斯干达问,“你们花多少时间走到这里?”

其中一个想一想说到,“大概2分钟。”

“那你们知不知道我走多久?”

他们一脸傻呼呼地摇摇头。

“我告诉你们!30分钟啊!” 伊斯干达的声亮大得超人!

朋友们你看我,我看你。。。。。

接着猛踩油门把伊斯干达丢在马路上!

伊斯干达见状,跑回自己的车子又边骂边追!

“你们这群兔崽子又丢下我,我这次跟你们拼了!”

这晚一堆醉汉,几辆疯车扬长而去,再也不回来了。。。。。


Leave a comment

6) The Lost (1) – Stranger in a Strange World/ 迷失(1) – 陌生世界


迷失(1)

 

没有人知道小康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直到傍晚7点许他的父母亲才开始担心起来,小康这时候怎么还没回家?父亲拨了个电话去学校,学校的班主任说小康已经在3点左右下完课外活动回家了!

那他到底去了那里?平常这时候他已经吃完饭坐在电视机前看7点的连续剧。小康不是调皮的大“小孩”,中二生就已经非常的懂事,非常的自律,从来不需要父母亲为他的作业,品行而操心。

父母亲越想越心急,商量过后决定驾车出去找小康。

但是去那里找呢?他们顺着学校的方向的路线一路找到学校,来到学校门口,学校里头已经一片乌黑。失落之余,他们又跟着小康回家的路线去找,最后来到一座公园,这公园是父母亲在小康年幼的时候时常带他玩耍的地方。小康长大升上中学后,他还喜欢到这儿看看花看看树,找找朋友。

现在父母亲焦急地来到这儿,万无头绪地顺着小路左看右看。昏黄的路灯,行人稀少,父母亲已经在公园的小路绕了几圈,还是没找到小康!他们已经累到正想打电话报警,突然间在不远处亭子旁的草丛动了一下!父母亲吓了一跳,

基于好奇心的驱使,他们一步步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往前走,来到3米外就不敢往前走。

这时一阵哭泣声断断续续传来,小康的爸爸一个健步冲出去拨开树丛。只见可怜的小康卷曲着身体颤瑟在树丛里!妈妈见到小康扑了过去,把小康拥在怀里。

“小康,你为什么躲在这里?”爸爸带着责备的口吻。

“我走不出去!” 小康一脸的委屈。

“你走不出去?你怎么会走不出去?”爸爸不解地问。

“我不知道!今天下午我来到这儿,就走不出去!我一直一直走,走来走去还是同样的地方!” 小康讲着讲着快要哭出来。

“那你可以跟着这里的行人走啊?”爸爸觉得小康太傻了。

“我有啊!” 小康觉得理亏。

“我就是跟着那些人,但那些人。。。。。”

“那些人怎么样?”现在连爸爸妈妈也紧张起来。

“他们走进草丛里面!”

“他们走进草丛里面?” 爸爸妈妈回问。

“是啊!每个人都走进草丛里面,而我也跟了进去,结果什么都没有!然后我出来再跟其他人,跟到草丛里又没了!我就这样进进出出直到太阳下山,我感到非常的害怕就躲进草丛里,然后你们就来了。” 小康现在安定了下来说。

“晚了,我们回家再说吧!”爸爸感觉有点不妥,拉着母子快快离开那里。

坐进了车子,离开了公园,在回家的路上爸爸想起一件了事情。他问小康,“小康,你怎么无端端会去那个公园?”

“因为。。。。。因为。。。。。” 小康支支吾吾地似乎有难言之隐。

“有什么你不可以跟我们说的?”爸爸知道今天发生的事情绝不是偶然的,因此追问下去!

“因为我昨晚梦见伟奇堂弟。” 小康鼓起勇气讲出来。

“伟奇堂弟?他不是上个月意外过世了吗?”这是爸爸妈妈今晚第二次同时问。

“是啊!我知道他过世了,但昨晚的梦非常的真,他约我下课后一定要来公园找他,他说有东西给我看。你们知道的,我们以前那么要好,我怎么可以拒绝他呢?”小康说的头头是道。

“况且。。。。。,”

“况且什么?”妈妈问。

“况且,他说见了面以后就会走了。” 小康有点舍不得的样子。

爸爸妈妈听后面面相觑,爸爸下意识地猛踩油门,告诉自己以后绝不回到那个公园。


Leave a comment

5) Banyan Tree / 榕树


榕树

在东部一带有一块空地,那里有一棵很老很老的榕树,几十年树立在那儿,它附近的店屋都被政府拆除了十几年,就只有它独自在那儿无人过问。我机缘巧合遇上一位住在那一带的老街坊,他娓娓道来。。。。。。

几十年前那儿一带是做五金和卖火碳的店,其中的一家火碳店老板姓李,从中国南来白手起家,生意虽然做得不是很大,但养家糊口还算过的去。唯一给他遗憾的是足下全是五千金,要知道,在那个时代封建思想根深蒂固,没有儿子传宗接代是件非常不体面的事情。李老板一直为此事耿耿于怀,表面上对这五千金疼爱倍加,但暗地里却不知如何去面对列祖列宗。

一年的清明节,举家去远处的山坟祭拜祖先。当他们一家大小除草扫坟祭拜到最后焚烧金纸,已经是傍晚5点钟。就在这时候,李老板不其然地望见远处在烟雾朦胧间有一棵巨大的树,他再定眼一看才确定那是一棵榕树。

榕树树身高大健硕,枝叶青绿且茂盛,令李老板看了非常想去触摸它。但由于天快要暗下来,如果再不走可能在回家的路上会迷失方向。于是,李老板只好站在远处心里头默默的祈祷,因为他认为今生与榕树见面毕竟是一种缘分,因此他默默地祷念希望榕树赐给他一个儿子,任何代价他都愿意付出。。。。。

可悲的是,几个月后李老板由于工作操劳过度结果一卧不起。一家大小的生计成了问题。不止如此,李老板的病似乎一天比一天的重,李太太逼于无奈只好出去找工作来维持生计。

几个月后的一个晚上,明月高挂窗外,李老板已病入膏肓,他也意识到生命已到了尽头。那一刻,迷迷糊糊间他透过窗口,依稀看见庭院里月光下,有个巨大的树影在晃动,树影似乎在呼唤“爸爸,爸爸”,声音忽远忽近飘浮不定,李老板听到这把小男孩的声音,听着听着就这样嘴带微笑,眼角泪湿地与世长辞了。。。。。

李老板过世后,李太太毅然扛起一家的重担,一个人做三份工来维持这个家庭。幸亏家里的五千金也非常的懂事,小小年纪就会帮起妈妈洗衣服,把洗好的衣服晾在庭院里。说得也奇怪,自从他们的父亲过世以后,庭院里的一片草地上竟然长出一棵小树,而这棵小树据一名有知识的邻居说那是一棵榕树。

日子就这样一天一天的过去,一家大小就围着榕树生活。这榕树也一天天的长大,没过多久就变成一棵巨大的树。这树的影响力非常的奇妙,不止李家围绕着它生活,就连左邻右舍的邻居也喜欢到树下遮阴乘凉,或拔豆芽什么的。。。。。久而久之,这树下就成为他们这一带居民欢聚同乐的地方。举凡大日子农历新年或中秋节,大家都会围着榕树庆祝一番。奇怪的是,榕树也似乎感应到他们的欢乐,在风中不断摇摆自己的身体与他们欢乐。

这样平静的日子维持了一段时间,不久李太太也过世了。李家的屋子在城市规划下不得不搬迁,李家的五千金搬离了老屋子,搬进了政府配给的政府组屋。左邻右舍也渐渐搬离,最后剩下这棵榕树孤独地在庭院里。

这么多年后人事迁移,这棵榕树还依然树立在那儿,周遭的屋子都已经被拆除了。大片的空地就只有一棵榕树,令人十分不解?有的人猜测说国家公园局为了保护这棵五十年老榕树而保留起来。也有的说,政府人员曾经尝试迁移这棵榕树,但那些负责人员都落得没一个好下场。总之,众说纷纭,这棵榕树就一直在那儿。听说,农历七月在那儿空地摆起的歌台,有人远远看到有个影子在榕树下徘徊。。。。。

我也对老街坊的话持着半信半疑的态度,因为故事里有些漏洞。但它毕竟是故事,而且是幽怨凄美的故事。。。。。

Follow

Get every new post delivered to your Inbox.

Join 1,883 other follow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