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GrainOnEarth

A great WordPress.com site

10) An Army Camp (1) – unwanted visitor / 兵营 (1) – 不速之客

1 Comment


事情发生在本地兵营。

一晚,回营训练士兵需要在2359之前回营报到。由于大家提早报到,趁着多余的时间他们在一楼的休息室闲聊。聊着聊着,士兵John说有点累他要回房休息,于是他先行离开。

大伙儿继续聊天吃东西,突然一名士兵从二楼跑下来,满脸慌张地说:“大事不好了!John好象中邪了!”

大伙儿听了一窝蜂跑上楼!来到房间,只见John一个人坐在床缘面向窗口,身体不停地前后摇晃。大伙儿见状,警惕地走近John。只听见John用福建话不断地重复一句话:“叫我上来做什么? 叫我上来做什么?”

接着,他发疯似的对着一个站在窗旁的士兵乱骂:“不要挡住我的路,臭小子!”大家吓了一跳,唯唯诺诺退出房间。

退出了房间,你看我,我看你,怎么办?大家不知如何是好。

正好,这时住在隔壁房外号九纹龙的士兵杀气腾腾走了出来,没头没脑就对他们乱k一顿!但九纹龙已改邪归正,所以脾气也收敛了许多,又因为见的世面多,见到被骂的同僚没有吭声,感觉不妥就问:“什么事?”

这班吓破胆的士兵只会用手指指向房间,然后自动化地让出条路给他过。

“搞什么东西!” 九纹龙自言自语走了进去。

进到房间见到john的情况,他心里有个底。接着,他慢慢地移到john的身边。九纹龙的篤定,令他们想到九纹龙其实是一名professional乩童,所以这个大工程由这位professional take over是最恰当不过。

现在,项目由九纹龙in charge,他对John说:“你是谁?为什么上他的身?”

John低下头,喃喃自语:“你们叫我上来。。。。。你们叫我上来。。。。。

”就一直重复同样的话。

“我们叫你上来?谁啊?你们啊?” 九纹龙转头问那些士兵,那些士兵既摇头又摇手急忙说没有!

“我们没有叫你上来。” 九纹龙回应。

“香在窗口。。。。。香在窗口。。。。。”John重复一句‘新’的话。

香在窗口?九纹龙听了在那儿沉思。接着,他似乎领悟到东西,点了点头,对那些虾兵蟹将说:“你们去查一查整座楼的窗口上有没有人点香,快!快去!” 虾兵蟹将即刻接受命令,正要退下。

“还有!” 九纹龙还没讲完,虾兵蟹将钉在地上继续等待命令。

“如果找到香,先请示一下,然后说声对不起拜三拜才拿下来,懂吗?” 虾兵蟹将似懂非懂一接命令然后一拍两散!

没多久,虾兵蟹将回来,其中一个手里拿着香。

九纹龙一见怒斥:“你拿到香还不丢掉,拿来拜自己啊?”士兵听了慌忙丢掉。

跟着,九纹龙用尊敬的语气对John说:“对不起!是我的朋友不小心把你请上来,不好意思你要回去吗?”

John听了之后,身体左右摇晃地站起来,低着头一步步走出房间(这情形蛮恐怖的),来到外头的走廊,他停住了脚步但身体还在不断地摇晃,双脚原地踏步,就不停地摇晃。

九纹龙觉得有点不妥就问John:“什么事?”

“椅子,椅子。。。。。”John讲的话只有九纹龙会听得懂。

“快快去拿张椅子来!” 虾兵蟹将几个人忙着去找椅子,结果真的换来几张椅子。

九纹龙哭笑不得,随便拿了张椅子放在John后面,John在摇晃中坐下。

接着, John又有所要求:“茶,香,茶,香。。。。。”

虾兵蟹将听了,嗖的一声就去找茶和香,真是熟能生巧!

没多久,香是来了,但是却没有茶!

大家你看我,我看你,其中一个问九纹龙:“Ang Mo Teh 可以吗?但是咖啡店也关了叻!所以白开水可以吗?”

九纹龙盯着他说:“这时候你还会搞笑?”一边接过他手中的白开水,慢慢递给John。

John接过他们的水和香,左手抿了一嘴水,右手拿着香,轻轻地叹了一声气,说:“我要走了,我要走了。。。。。”

其实这时候已经有一大群虾兵蟹将围着John看戏,感觉象在看脱口秀(只不过主角是坐着的)。

John一说完我要走了,突然,站在他前面的几个人无端端往后翻倒! 大家都感觉有一道力量经过。

接着John身体一松一软,整个人往前倒。。。。。

幸亏虾兵蟹将及时把他扶住,但John似乎迷迷糊糊整个人松趴趴的,大伙儿见状只好把他抬到床上。

不久,他才悠悠醒来,他望着床边的虾兵蟹将们感觉万分惊讶。

无力地说:“你们在这做什么?探病啊?”

虾兵蟹将被骂后全部一哄而散,只剩下几个室友和九纹龙,还有床上的John。

九纹龙问John:“你知道刚才那东西上你的身吗?”

“其实,我今晚已经感觉有点不妥了,所以我先回房睡觉。哪里知道一睡下去就昏昏沉沉的,一醒来就看见你们。”

“老兄,你知不知道有人把香插在窗口上?” 九纹龙说道。

“是那一个兔崽子做的!让我知道有他好看!”John非常生气地说。

“你应该知道香插在玻璃上经玻璃反射可以招到的,这种事情我们不可以阻止别人做,怪只能怪你自己身为乩童他们上你的身你也不知道!”原来John也是一名乩童。

“老兄啊!我是乩童,但不象你这样professional的,我是part-time的,功力当然没有你好啦。。。。。” John有点难为情。

“所以,还要怪谁?难道怪他们啊?” 九纹龙指着窗外。

“呵呵。。。。。 sorry!”John忙赔个不是。

折腾了一晚,2359早一过,事情了结,上床睡觉。

 

 

 

 

 

 

 

About these ads

Author: Sydney Fong

Hi, I am Sydney, a Singaporean. Making a living as an Architectural Illustrator, visionary. My blog entails categories of my interest, joy, upheaval of life and its destiny. Every post has its own characteristic. It conveys a story of its own, and the life of its owner.

One thought on “10) An Army Camp (1) – unwanted visitor / 兵营 (1) – 不速之客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Follow

Get every new post delivered to your Inbox.

Join 1,866 other followers